您现在的位置: 外语爱好者网站 >> 西班牙语 >> 西语语法 >> 正文

汉语与西班牙语动词比较分析

作者:曹艳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3/8

汉语西班牙语动词比较分析
 德国语言学家Homboldt(1836)根据词的结构划分了三种类型的语言:孤立语(isolating language),粘着语(agglutinating language)和屈折语(inflectional language)。一个词代表一个意思,这就是孤立语。用简单词组成复合词而词形和意义又都不变的,叫粘着语。用词尾变化来表示语法关系的叫屈折语。根据这一划分,汉语是孤立语,西班牙语源于拉丁语,属屈折语。下文从两语动词在若干主要方面的不同处理展开分析。
  1.1人称关系与西语动词变位
  西班牙语每个动词都有“有人称”和“无人称”两种可能有的状态。原形动词无人称意义,动词在变位时,具有人称意义。所谓变位,是根据主语和时态而对原形动词做相应的变化,变位还体现式(陈述式、虚拟式或命令式)、体(完成体或未完成体)及主语的数(单数或复数)。西语共有3个式共17个时态,每种时态又有单、复数共6种人称的变化。动词的每次变位都表现出人称,故人称代词往往可省,尤其是第一、二人称的人称代词。例如“你好吗?”用西语表达可以是:?Estás bien? 由于变位动词estás体现出了人称,该句省略了人称代词Tú(你)。第三人称包含的范围非常广,除对话者双方外,所有的人和事物都属于第三人称,故对其省略要慎重以避免歧义。例如:“我和罗莎有个约会,她一会儿来接我”用西语表达可以是:He quedado con Rosa y luego (ella)viene a recogerme.该句可省略人称代词ella(她),因该句有两个人称,动词变位viene区别出了人称。“我和罗莎、恩里克有约会,罗莎一会儿来接我”用西语表达可以是:He quedado con Rosa y Enrique y luego ella viene a recogerme.该句不可省略人称代词ella(她),因该句有三个人称,动词变位viene不能精确体现人称。汉语中动词不能表明人称,作主语的人称代词也不能随便省略。
  1.2 西语的动词时态和汉语的“时态助词”
  《中国语言学大辞典》以“时态助词”为主词条,汉语的时态助词主要指常附在动词之后的“了”、“着”、“过”等虚词。这个叫法用得相当广泛但它所表达的并不是动词的“时”范畴,而是“体”范畴。例如“了”这个虚词可以用于下面几句话:
  ① 我吃了一个苹果。
  ② 我拿了钥匙就出发。
  ①句中“吃了”表示讲话前的事。②句中“拿了”是讲话之后的事。这两句话中“了”表示动作由未完成到完成,这正是“体”的概念。有些语法学家把这些助词叫“动态助词”,是指“动作或状态在某一过程中所处的情况,不一定和特定时间相联系”。[1]汉语没有表达动词“时”范畴的语法手段,汉语的“时”要用词汇手段来表达。而西班牙语的“时”在变位时有明确的表达。
  1.3 格
  1968年,费尔默发表了重要文章《格辨》( The Case for Case),“格的语法”由此诞生。该语法理论认为,尽管不同语言中有不同的“格形式”, 但一切语言中都存在“格关系”或“格功能”。格功能表达动词与名词之间的语义关系,代替深层结构中的主语、谓语等概念。费尔默认为,世界上的语言有各种结构类型,主要分为:主+谓+宾,主+宾+谓,谓+主+宾。但这只是表层结构,其深层结构是一样的,在深层结构中,动词与名词的关系是格的关系。例如:在“我读书”中,“我”与“读”的关系永远是施事关系,不论各自的位置如何。
  传统语言学中的格只是表层格,其形式标志是词尾变化或者词干音变,这是某些屈折语的特有现象。在汉语中,名词和代词没有形态变化,所以没有格。格语法中的“格”是“深层格”,它是句子中体词(名词,代词等)和谓词(动词,形容词等)之间的及物性关系(transitivity),这些关系是语义关系,它是一切语言中普遍存在的现象。

[1] [2] 下一页

现在时动作的表达法
动词变位总览
西班牙语要素语法简表
西班牙语动词特点总结
西班牙语动词变位表

汉语与西班牙语动词比较分析:https://www.ryedu.net/xby/xyyf/201403/35815.html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