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外语爱好者网站 >> 汉语教学 >> 社科管理 >> 正文

  隋炀帝是千古一帝

作者:外语爱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5/29
被历史歪曲了的伟大的隋炀帝|千古一帝:从古至今,亡国之君的形象在世人眼中总不会太好,隋炀帝杨广当然也不例外。
  “炀”的由来
  杨广作为隋朝第二任皇帝也是最后一任皇帝,历史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就在杨广登基后没几个月,陈后主病死洛阳,按照传统,应该给他一个谥号。对于眼前这个曾被自己活捉的亡国之君,杨广对他素无好感,认为他荒淫放纵,毫无作为。怀着轻蔑,杨广在《谥法》中找出可以准确表达他对陈叔宝的评价的谥号:炀。“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这几乎是所有谥号中最恶劣的一个,杨广认为,只有这样,才算是对亡国之君的惩戒。
  可是,杨广做梦都不会想到,在他死后,他的表兄弟,也就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把“炀”这个谥号送给了他。隋炀帝这个称呼广为人知,而陈后主的谥号鲜有人知。
  “炀”这个谥号以及一些史书对杨广的负面评价,使杨广在后人心中的形象一直都不好,以致杨广频频“背锅”。
  “弑父辱母”,千古骂名有待考证
  首先,关于杨广“弑父辱母”的事,不同史书的记录是有出入的,野史《大业略记》里杨广辱母的对象是容华夫人,而到了《隋史·宣华夫人传》里,杨广辱母的对象又变成了宣华夫人。我们来看看《隋史·宣华夫人传》是怎么写的:隋文帝病危的时候,让宣华夫人和身为皇太子的杨广一起去侍奉他,结果杨广趁机调戏宣华夫人。宣华夫人到隋文帝跟前告状,隋文帝气得要废掉杨广。杨广就先下手为强,解决掉了自己的父亲。
  其次,我们从杨广的为人处世来分析,也找不出他“弑父辱母”的动机。杨广是个智慧过人、年轻有为的帅才,年轻时就被封为兵马都讨大元帅。而且他心思深沉,善于作秀去讨好隋文帝,最后被封为太子。这样的杨广,即便爱慕父亲的妃子,又怎么会头脑发热,在父亲还在世的时候自毁前程与名声呢?
  所以,“弑父辱母”的罪名有待考证。
  胸怀宏图大略,实非昏庸之辈
  其实,杨广不但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昏庸,而且还做出了一些功绩。
  1.营建东都洛阳不单纯是为了享乐
  杨广规划的第一个浩大工程就是营建东都洛阳。隋朝统一全国时,中国的政治中心东移的倾向愈发明显了,摆在隋王朝面前的要事,就是进一步加强对江南地区的控制。再加上仁春四年,汉王杨谆在并州起兵造反,在平反过程中,杨广深感“关河悬远,兵不赴急”,必须“因机顺动”,于是下令“今可于伊、洛营建东京”,以加强对各地的统治。那为什么选择建都于洛阳呢?因为洛阳地理位置适中,便于全国物资的调运。所以,杨广营建东都有其远见卓识,不能简单地认为他是为了贪图个人享乐。
  2.开设进士科不是一时兴起
  大业年间,杨广设置明经、进士二科取士,选贤举能。
  《隋书·炀帝本纪》载,大业三年炀帝诏:“文武有职事者,以孝悌有闻,德行敦厚,节义可称,操履清洁,强毅正直,执宪不挠,学业优敏,文才秀美,才堪将略,臀力骠壮十科举人。”杨广奠定了科举制度,寒门学子从此春来秋往,乌聚云合,打开了参政的大门。
  在中国从门阀贵族政治向科举官僚政治转化,从门阀社会向门阀后社会转化的历史关头,杨坚、杨广、李世民、武则天等人都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而在这些贡献中,杨广尤其突出。他正式设立了进士科,使中国的科举制度基本定型。
  3.修建大运河并非为了游玩
  杨广耗费了很大的国力,修建了著名的大运河,但很多历史书却说杨广此举是为了到杭州游玩,此说法未免太过偏颇。我们不能忽视大运河的重要作用。大运河不仅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四大水系,而且沟通了南北经济。当时南方经济有了一定的發展,但南北交流却还很不方便,为了方便江南地区大量物资的北上,以供应京都所需,杨广命人修建了大运河。大运河开通后,江南地区的大米、珍货即源源不断地运往洛阳,同时促进了南北的经济、文化交流。
  此外,杨广在位期间,东征辽东,西巡河古,南下江都,北巡塞外,前后十次亲征。他征巡的地方,大多是荒漠。他还加强与世界各国的交往,招抚琉球,经略林邑(今越南中部、南部),结好赤土(今马来半岛),通使倭奴,远交近攻,活动范围很大。
  毁誉参半,功过是非任人评
  当然,笔者也不是说杨广就是一位难得的明君,历史全都错怪了他。其实,他本性残暴,极端妄自尊大,做事总是极尽奢侈,不惜民力,往往使人民做出一些不必要的牺牲,从而激化了社会矛盾和阶级仇恨。无论是他巡游江都还是三次征辽,都耗尽了国力。正是由于杨广的暴政,才加速了隋王朝的灭亡,最终造成民反身死的结局。
  杨广常被作为反面教材,成为各朝帝王的一面镜子。唐太宗时时刻刻用杨广失败的教训警诫自己,《贞观政要》中记载魏征和唐太宗的对话:“隋炀帝志在无厌,惟好奢侈,所司每有供奉营造,小不称意,则有峻罚严刑,上之所好,下必有甚,竞为无限,遂至灭亡。”
  但一些现代学者对杨广的评价不再是铁板一块,而是呈现出多元化倾向。如崔瑞德说:“儒家修史者对炀帝道义上的评价的确是苛刻的,因为他们把他描写成令人生畏的典型的‘末代昏君’。他很有才能,很适合巩固他父亲开创的伟业,而他在开始执政时也确有此雄心。”此外,《剑桥中国史》称杨广为“政治美学家”,从恢复儒学和学校到建立洛阳新都,从完成帝国交通体系到继续扩张中国势力,杨广在位期间着实也做出了一番成绩。
  总之,杨广是一个很矛盾的人物,概括他一生的政治活动,既有重大建树,又有极大罪恶之过。他是一个典型的暴君,但不是昏君,也不是庸君。他建立了自己的皇图霸业,他用无数百姓的累累白骨堆砌了后世的富丽堂皇。或许是唐代的盛世繁荣掩盖了隋朝的功绩,或许是后世的史书对杨广太过苛刻,我们听闻过太多关于他的负面评价,以致他被迫背上很多“锅”。
  总之,对于任何一个历史人物,我们都不能因一善而遮百过,也不能因一罪而废百功,这是我们评家历史人物应该遵循的原则。 隋炀帝杨广

  隋炀帝是千古一帝:/kjwy/gli/202005/58959.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