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外语爱好者网站 >> 汉语教学 >> 社科管理 >> 正文

厚德录阅读答案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10/9

厚德录阅读答案
许昌士人张孝基,娶同里富人女。富人只一子,不肖,斥逐之。富人病且死,尽以家财付孝基。孝基与治后事如礼。久之,其子丐于途。孝基见之,恻然谓曰:“汝能灌园乎?”答曰:“如得灌园以就食,何幸!”孝基使灌园。其子稍自力,孝基怪之。复谓曰:“汝能管库乎?”答曰:“得灌园,已出望外,况管库乎?又何幸也。”孝基使管库。其子颇驯谨,无他过。孝基徐察之,知其能自新,不复有故态,遂以其父所委财产归之。

(选自《厚德录》)

  9.下列加点词语解释错误的一项是(    )

  A.斥之 追赶

  B.富人病死 将要

  C.如得灌园以就食,幸 多么

  D.不复有态 原来的

  10.下列句中加点的“以”与例句中的“以”用法相同的一项是(    )

  例句:遂以其父所委财产归之

  A.何以战

  B.不以物喜

  C.故临崩寄臣以大事全品

  D.以塞忠谏之路

  11.下列对张孝基的评价不符合文意的一项是(    )

  A.张孝基信守承诺,把岳父的丧礼操办得很风光。

  B.张孝基心地善良,见妻弟乞讨,顿生怜悯并积极给予帮助。

  C.张孝基助人有方,让妻弟灌园管库,在劳动中促其转化。

  D.张孝基为人厚道,把全部财产归还给悔过自新的妻弟。

  【答案】9.A 10.C 11. A


2.
钱若水为同州推官。……有富民家小女奴逃亡,不知所之。奴父母讼于州,命录事参军鞫之。录事尝贷钱于富民,不获,乃劾富民父子数人共杀女奴,富民不胜榜楚,自诬服。具狱上,官审复,无反异,皆以为得实。若水独疑之,留其狱,数日不决。留之且旬日,知州屡趣之不能,上下皆怪之。若水一日诣知州,曰:“若水所以留其狱者,密使人访求女奴,今得之矣。”知州乃垂帘引女奴父母问曰:“汝今日见汝女识之乎?”对曰:“安有不识也?”因从帘中推出示之。父母泣曰:“是也。”乃引富民父子,悉破械纵之。其人号泣不肯去,曰:“微使君之赐,则某灭族矣。”知州曰:“推官之赐也,非我也。”其人趋诣若水厅事,若水闭门拒之,曰:“知州自求得之,我何与焉?”知州以若水雪冤死者数人,欲为之奏论其功。


 [注]①讼:诉讼,打官司。②录事参军:州府低级官职,掌管文书。鞠:审讯犯人。③劾:审决讼案。④榜:泛指各种酷刑;楚:痛楚。⑤诬服:含冤服罪。⑥趣:催促。⑦械:枷锁。 

试题一

1.解释下列句中加点的词。

    ①不知所之
    ②皆以为得实
    ③上下皆怪之
    ④微使君之赐

2.翻译下列句子。

    ①若水独疑之,留其狱,数日不决。
    ②其人趋诣若水厅事,若水闭门拒之。

3.读完上面这则故事后,说说钱若水有哪些高尚品格?

1.①到……去;  ②认为;  ③以……为怪,对……感到奇怪; ④非,(如果)没有  2.①只有若水怀疑这个案子,留下了案子(案件),好几天都没有决断。  ②那人奔到若水的厅堂,(但)若水关上大门,拒绝他进来。  3.能注重调查,慎重、周密办案,高度负责;谦虚,不居功。(意思符合即可)

试题二

12.解释下列句中加点的词。(4分)
   
    (1)不知所之( 到……去   )  
    (2)皆以为得实(  认为  )
    (3)上下皆怪之(  以……为怪,对……感到奇怪  )    
    (4)微使君之赐(  非,(如果)没有  )
13.翻译下列句子。(4分)
   (1)若水独疑之,留其狱,数日不决。
    译文:只有若水怀疑这个案子(1分,“之”翻译错误不得分),留下了案子(案件),好几天都没有决断(1分,“决”译成“判断”“判决”也得分,译错不得分)。
    (2)其人趋诣若水厅事,若水闭门拒之。
    译文:那人奔到若水的厅堂,(但)若水关上大门,拒绝他进来(1分)。

14、读完上面这则故事后,说说钱若水有哪些高尚品格。(2分)
    答案:能注重调查,慎重、周密办案,高度负责:(1分)谦虚,不居功。(1分)(意思符合即可。)

之: 到……去
以为:认为
怪:以……为怪,对……感到奇怪
微: 没有
若水独疑之,留其狱,数日不决:
只有钱若水怀疑此事,留下这个案件好几天不判决。
其人趋诣若水厅事,若水闭门拒之:
那人奔到若水的厅堂,若水关上大门,拒绝他进来
钱若水担任同州推官,知州性情急躁气量狭小,多次凭臆测决断事情而不恰当,若水坚持争论但不能达到目的,就说:"又该陪着你一起交纳赎罪的钱了。"(意思是这样错下去,你受罚,我也要陪着你受罚。)不久果然被朝廷及上级批驳,知州和推官都被处以罚款。知州向钱若水表示惭愧道歉,但不久又是老样子。前前后后像这样子已经好多次了。有个富民家的小女奴逃跑了,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女奴的父母告到州里,知州命录事参军(州里掌管文书的官)审问这件案子。录事曾向富民借过钱,没借到,于是就揭发富民父子数人共同杀死了女奴,并抛尸于水中,于是找不到尸体。这些人中有的是主犯,有的是跟着做帮凶的,都应该是死罪。富民受不了鞭杖拷打的酷刑,就自己屈招了。录事呈报知州,知州等人复审后认为并无相反或异常的情形,都把审出的话作为此案的真实情况。只有钱若水怀疑此事,留下这案子好几天不判决。录事到若水的办公处骂他说:"你接受了富民的钱财,想出脱他的死罪吗?"钱若水笑着道歉说:"现在几个人都判了死罪,怎可不稍微留下案件几天,仔细看看他们的供词呢?"留下案子将近十天了,知州多次催促他也没有结果,州里大小官员都责怪钱若水。有一天,钱若水去见知州,屏去他人后对知州说:"若水拖延此案的原因,是我在秘密派人寻找女奴,现在找到了。"知州吃惊地说:"在哪里?"钱若水于是秘密派人将女奴送,若水固辞。于是远近称之。


厚德录

没有相关文章

厚德录阅读答案:/kjwy/gli/201410/39749.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