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外语爱好者网站 >> 汉语教学 >> 社科管理 >> 正文

红楼梦研究:李纨形象解读

作者:王升霞    文章来源:山东师范大学    更新时间:2008/10/31

  凡读《红楼梦》者,很少有人在初读时对李纨产生深刻的印象。在人们的头脑中,李纨的形象似乎再清楚不过了,她是“槁木死灰”,是封建淑女,是标准的节妇,是妇德妇功的化身。对于这样一个人物,人们似乎觉得没什么要说的。历年来,研究《红楼梦》者不计其数,作品亦是如此,但以李纨为研究对象的作品却少之又少即是明证。在研究当中由于惯性使然,使得一些人对她产生了许多怀疑:有人对李纨的十二钗位产生了怀疑,甚至有人对其人格产生了怀疑。于是有了李纨藏奸,更有甚者,用佛洛依德理论寻求其性意识等等。其实细细品味,走进李纨,我们会慢慢发现,作者并没有轻慢这一角色,同样赋予她一种美,一种悲剧的美。
李纨“十二钗位”之疑
  俞平伯先生谈到过:谈《红楼梦》,尽可撇开李纨、巧姐等【1】。好多人对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红楼梦》是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用心血泣成的一部巨著,“十二钗”都是作者极力要表现的优秀女子,李纨列于“十二钗”自有其过人之处,且从书中亦可看出李纨并不是可有可无式人物,而是一个地位非常的角色。
  就其实际地位而言,李纨是荣国府实际掌权者王夫人的长熄,地位要高于王熙凤,而且从书中多次出场顺序可以看出亦是纨前凤后。如第十六回中道:“那是贾母心神不宁,在大堂廊下伫候,邢王二夫人,尤氏,李纨,凤姐,迎春姊妹以及薛姨妈等皆聚在一处打听消息。”又如第十八回贾元春省亲时:“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春、探春、惜春等,俱在一旁垂泪无言。”亦是纨前凤后,因此可见作者对李纨这一形象的钟爱了。
  为什么会对李纨“十二钗”位产生了怀疑呢?这大概由于好多人没有体会到曹老独具匠心的构思吧!
  作者在第四回中对李纨作了概括性叙述后,采用的是隔数回一笔一笔带叙方式,刚一触及便立即荡开。每一次描写都是寥寥数笔带叙的李纨单调孤寂的生活,却始终不让她说一句话,这种欲语还休方式,使读者在触到故事情节时逐渐感受到李纨的生存环境及方式。胭脂斋评这种写法:“故用此顺笔便墨,间三带四,使观者不忍。”【2】这一阶段性描写是作者的特写笔法,作者分三部分描写李纨的生活,即入大观园前、大观园中、搬出大观园后。而前二十二回恰恰是入大观园前的李纨,侧重点是她的守寡生活及“槁木死灰”式生活方式,写她生活于仕宦家族却承受着无形的封建礼教压迫下的“节妇”生活,这一阶段性描写主要采用的是简笔勾勒,也许这就是有人认为李纨这一角色可有可无的原因吧!
  李纨在书中的作用非常。如第七十六回中秋赏月:“因她(李纨)和凤姐病着,宝钗没由来,便觉冷清了好些。”她没到场使人想起她来,跟她相处的人上至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可以同她议事;并肩着王熙凤同尤氏可以一同说笑,有时语气尖锐也无妨;下者迎春、探春、惜春等,她可以带她们针黹诵读;可以一个眼神把众小姑娘带离了是非之地;还可以参加众姑娘发起的诗社等等。可见李纨位于“十二钗”并无可疑之处。
形固有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
  作者初写李纨,确将其定位于“槁木死灰”,但是作者并没有故守住这一点,而是从多角度多侧面去刻画了一个真实的李纨,这些侧面又与其主色调“槁木死灰”相互映衬,而不像有些老前辈所言夸张。
  如李纨是“真正符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要求的样板,李纨确像“槁木死灰”一般,她的心完全死了。【3】
  诚然,作者也将李纨定位于“槁木死灰”式,但“心完全死了”好像不大符合曹老的写作原意。我想庄子的一句话可以用来一驳:“形固有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4】封建伦理把李纨推入“古井”,但却不是无澜,恰是古井微澜。
  大观园中的李纨可谓是青春焕发。寡妇身份阻了李纨追逐外在形象的权利,虽不能穿鲜艳服装,不浓妆艳抹,但却阻止不了她对自然美的欣赏感悟与追求。
  大观园中,李纨虽选择稻茎掩护黄泥墙的稻香村,但其内几百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杏的色与形的热烈奔放正是李纨内心感情的外放。她对自然美的审度能力之高令人赞叹。大观园诗社的第一次诗会是在李纨的提议下以白海棠为题咏对象的。白海棠是贾芸让人送给贾宝玉的,李纨只是在来的路上碰巧遇见。她虽没有咏叹,但她对花的美是敏感而有欣赏力的,然而花的主人只是在咏完后会回怡红院“忙着看了一回”(第三十七回)。芦雪庭拥炉作诗也是李纨提出来的,对雪与红梅的欣赏,大家是共同的,在这片红粉玻璃世界里,每种景物都成了冰雪世界难得的装点。芦雪庭即景联诗,宝玉落了第,李纨便罚宝玉去向妙玉乞红梅,这罚的方式相对于王熙凤更是雅致。栊翠庵的红梅人人见得,但李纨却情有独钟,一见不足,还想带回去细细欣赏,对美的审度之高及爱美之心之烈,又非其他人所能及!
  参与创建诗社,李纨就进入了性格发展的第一高峰。当八月探春提议建立诗社时,李纨却说:“前儿春天,我原有这个意思的。她们是二月十二进入大观园的,也就是一进入大观园,李纨就有了这一想法。探春一提议,李纨立即赶去,说:“雅的紧!要起诗社,我自长坛!”并且荐以自己的稻香村作为诗址,而且李纨的热情一下子达到顶峰,紧接着咏白海棠,后来的芦雪庭即景联诗等等,李纨都以饱满的热情投入进去。在诗的王国里,李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进入了自己的角色。她以主人公的态度与热情对待诗社的一切活动,使得大观园诗社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为大观园儿女理想生活提供了屏障。有了诗,就要评诗。评诗是曹老塑造李纨青春形象的又一精彩之笔。在这里,李纨不是标准的寡妇,更不是“槁木死灰”,在这里李纨生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喷涌着灼热丰富的情感。

[1] [2] 下一页

百家讲坛刘心武揭密《红楼梦》
《红楼梦》中的如皋方言
论《红楼梦》是用南京官话写的
《红楼梦》分析诠释之原则

红楼梦研究:李纨形象解读:/kjwy/gli/200810/10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