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外语爱好者网站 >> 德语 >> 德语入门 >> 正文

德语学习之遭遇损友

作者:德国之声    文章来源:Study in Germany    更新时间:2007/5/10
德语学习之遭遇损友

学德语的人都知道,这是一门艰深的语言。听、说、读、写,从语法到发音乃至词汇,处处都潜伏着危险。说到词汇,这可是尤其重要,因为语言毕竟首先是由词语构成的。

但如果您以为德语的难度源于众多生僻的字眼,那可是大错特错了。与众不同的词语人们总是学得最快,开始也许会觉得舌头打结,但在此之后,那些词的意思便永远也忘不了了。但是,遇到国际通用词语就不一样了。在不同的几种语言中,我的母语俄语也包括在内,这些单词发音相同,但涵义却大相径庭。

不见黄油的黄油面包

此类国际通用词汇最为险恶。乍看上去,这似乎是助您走出德语丛林的朋友和帮手。定睛细看,其实是损友,可以把您的日常生活变成地狱般的日子。

一个俄罗斯人人坐在桌边吃早饭,咖啡机在一旁咕嘟嘟作响。俄罗斯人切下一片面包,不涂黄油,而是直接抹上果酱,为自己的“黄油面包”而欣喜着。黄油在哪儿呢?您可能会问。嗨,俄罗斯人不喜欢黄油,他吃的"butjerbrod"偏偏不带黄油。在俄语中,人们把所有涂了东西的面包都称为"butjerbrod",而俄语里的"Kekse"也绝不同于德语的"Kekse"(译注:饼干) ,而是葡萄干蛋糕。

损友何其多……

“这简单!”您可能会说:“吃早饭的时候谁也不太清醒!说错些什么也是正常的。”我同意。但天越晚,就会出现越多的损友来把您的生活变得艰难。早餐过后走向衣橱正式着装,一些男士要系领带,看起来一本正经。相反,说成系"Halstuch"(译注:脖子上的布)就不那么正经了。什么?从没听说过?是这样的,俄语里人们管领带叫"galstuk"。听起来就象“Halstuch”,不是吗?在公司里,因病休养得向上司出示医生证明。在家闷了三天已经够悲惨了,但更不幸的是在本已脸色铁青的主任大人面前不是出示医生证明,而是突然掏出一张中学毕业证来!俄文里的"atestat"就是中学毕业证。

俄国的Abiturienten根本不同于德国的Abiturienten(译注:中学毕业生或中学毕业班学生)。在俄罗斯,一个"abiturient"是正在向大学申请学位的人,不想上大学就只是一个"vypusknik”,含义与德语的"Schüler"(译注:中学生)相当。而众所周知,德国的Abiturienten是十三年级正准备参加中学毕业考试的学生。

自助餐小吃部

还是回办公室去吧。12点了,该是找点东西磨磨牙的时候了。在俄罗斯,人们午饭去"bufjet"。您别怕!在俄语里的"bufjet",人们不象在德国只能吃到冰冷的自助冷餐,那里还有热汤和其他热菜。其实,俄国的"bufjet"与小吃部没什么两样。

17点,下班了。现在是购物时间,更要提高警惕!如果一个俄罗斯人在德国问到:“In welchen Gastronom kann ich noch schnell reingehen? ” (译注:最近的美食家怎么走?) - 那一定会招致疑惑的目光。如果您知道,德语里的Gastronom是个人的话,那就会觉得好笑了。不论饿成什么样子,一个美食家是您怎么走也走不进去的呀。但俄罗斯人想到的是他们的"gastronom",意为最近的食品店或超级市场。

睡个好觉

终于到家了,向往着自己的家庭,人们会想:终于结束了,不会再出笑话了。才不是呢!家庭本身就给俄罗斯人脚下使了一绊。因为俄语里的"familija"并不是“家庭”,而只是“姓”而已。天呐,没别的指望了,只能说一句“晚安”,到梦里去会会那些正确的、外来的、复杂的、绕口令一般的德文词汇了。

Juri Rescheto 德语学习初级阶段自信心的培养
德语学习资料下载汇总
你”和“您”
谈德语学习
母语对于德语学习的影响

德语学习之遭遇损友:https://www.ryedu.net/dy/dfy/200705/247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