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爱好者论坛休闲娱乐版人生职场 → 人间沧桑丨马新亭:一条棉被


  共有179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人间沧桑丨马新亭:一条棉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xiaoking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6554 积分:6379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6/4/21 7:31:53
人间沧桑丨马新亭:一条棉被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11/26 21:34:23 [只看该作者]

天还没亮,娘就说你爹今天回来。
吃着早饭,娘还念叨了好几句。
刚吃完早饭,娘便撂下饭碗,跑到村头的大道上往东张望,看看爹回来没有。
以后,几乎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跑出门去看看,每次回来娘都冻得牙齿直打战。
傍晌午时,又下起大雪刮起大风,娘更着急起来,跑到村头的次数更频繁了,但每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焦急失望而归。
中午饭,娘也没咋吃。
一下午娘重复着一句话,咋还不回来呢?像丢了魂似的。
娘做出晚饭来,让我和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吃得饱饱的。所谓的饭也只不过是地瓜干、窝头和咸菜,然后对我说,你和我搭着伙,咱去接接你爹。
娘牵着我的手走出家门。雪大片大片掉,风大声大声吼。娘和我在雪地里蹒跚,再用力也走不快。
我边走边问,爹干什么去啦?
娘说,去孤岛割芦苇。
割芦苇干什么?
明年春天卖了,换成地瓜干吃,好不让你们几个挨饿。
明天年三十吃什么?
给你们蒸锅馍馍吃。
太好吃了。
让你们解解馋。
年初一能吃饺子吗?
能,怎么着也得包顿饺子。
走出几里地,没见爹。
娘丝毫没有回去的意思,拉着我的手急急地走。
又走出几里地,还是没接着爹。
娘说,孩子,你注意听着点儿,只要有铃铛声响,就是你爹来了。咱家那头毛驴脖子下的铃铛特别响。
我竖起耳朵用力听,却光听见风在咆哮,别的什么都听不见。
又走了几里路,雪已经把路全埋在下面。我说,这么深的雪,爹赶着毛驴车能走得动吗?
娘说,我也很担心,不过,咱家的毛驴很壮能拉动,就指望这头毛驴替咱干活。你爹拖着个病身子,你们又还小。
我说,我什么时候才长大啊,长大了好替咱家干活。
娘说,娘指望你们长大了好好念书,不希望你好好干活,这也是你爹经常说的。
为什么?
好好干活苦啊孩子,只有好好念书才有出息,才享福。你爹和我小时候兵荒马乱没捞着念书,不能让悲剧再在你们身上重演。你爹这次临走时还说,这次多割点儿芦苇,春上卖了给你买上个书包哩。
娘,我走不动啦。
好孩子,再往前走走,说不定就接着你爹了。我还用地瓜干给你爹换了斤白酒哩,接上你爹回到家,让他暖暖身子。可不许说是我用地瓜干换的,就说我到你姥姥家拿来的。
嗯,我不说。
突然,我隐隐约约听见前方传来铃铛声,我说,接到爹了,有铃铛声。
娘站住,我也站住,仔细听。过了片刻,前方果然传来很细很细的“叮铃、叮铃”的声音。
娘和我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往前扑去,我一边踉跄着一边喊,爹,爹——我接你来了——
终于扑到车前,只见满满一车芦苇,小山一般,却没看见爹的身影。我和娘围着车找。右边的车轱辘变形,车胎瘪了。爹在车的左边,两条胳膊紧紧抱在胸前,坐在雪地上,背倚着车。我和娘俯下身拼命叫喊:爹——爹——孩子他爹——孩子他爹——爹却无论如何都叫不醒。
我家那头毛驴在避风的地方拴着,低头吃着地上槽子里的草,吃几口摇摇头,抖落头上的雪。身上盖着一条厚厚的棉被,那也是我家唯一的一条厚棉被,是我娘让我爹下孤岛时捎着的。

(刊于《微型小说选刊》2004年第4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