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外语爱好者网站 >> 日语 >> 日语语法 >> 正文

日语汉字词教学方法

作者:李明慧    文章来源:教育教学论坛    更新时间:2017-1-10

以日本语能力测试出题基准所列词语为基础对照常用的汉语词汇,找到两者间的对应关系并且进行分类和统计、比较。通过此种方法来论证中国日语学习者在日语汉字词的学习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并且提倡根据所做分类进行不同的词汇教学。
   词汇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它是语言系统的基础,是“语言的建筑材料”。可是,日语的学习不同于其他二外语言的学习,因为日语中的大量词语都使用汉字标示,其中的相当部分又与汉语中的词语在形式或内容上都相同或相近,中国的日语学习者凭借着汉语这个“拐杖”就可以在阅读时比欧美的学习者有优势。可目前多数的日语教学中采用沿袭的是还是外语教学中常用到的“背单词学语法”的方法,造成了耗时低效难以突破词汇瓶颈的现状。
  本文将对照汉语词汇,以日本语能力测试出题基准所列词语作为基础,找到两者间的词语对应关系并进行分类统计和说明。在认清中国日语学习者习得日语汉字词汇优势的同时,探索中国日语学习者的日语汉字学习规律,合理利用母语的正迁移,帮助学生排除母语的干扰,减少负迁移。本人在所任职的大学日语课堂上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实践教学,通过学习状况的记录和数据统计证实了笔者所提倡教学方式的可行性。
  一、日本语能力测试出题基准中收录的汉字词的分类
  2010年改革后的新日本语能力测试出题基准中收录的N1级至N5级的词汇共计8076个,除掉外来语和不使用汉字标示的词语后,剩余的7163个词中的绝大部分使用的是汉字或汉字与平假名的混合标示,汉字词的比例达到了88.8%。笔者将出题基准中的汉字词与汉语中的常用汉字进行对比分类,提倡根据每种类型的特点采取不同的教学方法。
  1.形同义同词。这里的“形同义同”既包含形、义完全一致的词语,如绝大多数的名词;也包含了主要义项一致的词语。经统计,在日本语能力测试出题基准中,这一类形同义同词的数量高达4720词,占到了出题基准全部词语的58.5%。这个数字意味着中国的日语学习者可以利用母语的正迁移,通过相同的字形来判断词义,减轻记忆的负担。
  2.形同义近词。这里的“形同义近”是指形式上一致,解释的义项与汉语中的解释部分重合的词语,因其容易与第一类的词语发生混淆,故而在词汇教学中应有所侧重。如「得意」一词在汉语中有的四个义项,其中的两个与日语的义项相对应。而其余的两个为各自独有的,无对应的关系,因此将其列为部分相同的词,这一类词占3.5%,比例并不大。
  3.形异义同词。这类词是汉语中没有的。有的词可以凭借母语汉语的知识大致从字面进行意思推断,如「双子」「歩道」等。也有如「日焼け」「本音」「味方」这些无法从字面推出意思的。这类词在出题基准中的比例总共占到了25%,其比重较大。这类词语中的“和字”比例较大且组词方式与汉语词基本不同,需要提示学生清楚掌握词汇的日语义项并反复理解和练习。
  4.形同义异词。这类词顾名思义,形式上一致可意思却大相径庭。这类词原本在日语和汉语中的含义是一样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语言的演变,容易让学习者产生误解。如在日语中「娘」的意思是——女儿、「手紙」意思为——信等等。这一类词的分布范围很广,各种词性的词都有。不过由于这类词较为显眼,相反学生们的关注较多是比较好辨认和掌握的一类词。
  二、关于日语词汇教学构想的教学方法
  通过以上对日语中汉字词的分类和分析,笔者认为可以尝试以下教学方法:首先,由于“形同义同词”和“形同义近词”的比例较高,完全可以利用母语汉语的正迁移,多引入趣味性和知识性的日语材料,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和信心。其次,对“形异义同词”和“形同义异词”着重讲解,将和汉语相异的解释着重指出,突出汉日词汇间的差异,并在短文或一定的语境下加深学生对相异解释的理解和认识,减少母语的负迁移。


  三、方法的具体实施以及实验结果
  1.实施的素材与方法。测试安排在开学第一个学期学生们对日语的发音基础部分掌握之后,测试班级的人数为40人,笔者将其分为A、B两组。A组拿到的是材料-1,是一篇简单的人物介绍。B组拿到的是材料-2,是材料-1中所有汉字词的单独列出,学生拿到测试题后,要将测试题中出现的所有汉字词进行翻译。参与测试的40人中,全部为无日语基础的学生,考察学生对语境下和单词表里汉字词的不同认知情况。
  2.统计结果。A组的同学在翻译短文过程中理解错误的词语是8个,B组的同学在翻译短文过程中理解错误的词语是14个。由于材料-2来源于材料-1,我们对材料-1中的汉字词做了统计。其中共出现汉字词(相同词语出现多次也按一次计算)49个,“形同义同词”出现28个,占出现汉字词个数的57.1%;“形同义近词”、“形异义同词”和“形同义异词”分别出现为6个、8个和7个,在本次实验结果中差别并不明显。但是B组理解汉字词错误的个数和比例在以上4个分类中都多于A组,尤其是对“形同义近词”的理解,A组中对出现的6个词语全部理解正确,可B组理解正确的个数为4个,错误的比例最高。www.ryedu.net
  3.分析与总结。以上的实验由于参加人数和选择文章的关系,所得数据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却具有相对的参考价值。
  (1)笔者的教学建议具有可行性。两组的正确率分别为84.9%和73.6%。(把理解错误的词语数除上汉字词的总数得到的就是错误率。其中,A组的错误率15.1%,B组是26.4%)两组学生都只具有最为基础的日语语音入门基础,但是在通过汉字推测词语意思方面确是正确率不低的。在材料-1汉字词的分类中,虽然“形同义同词”的数量和所占的比例最高,可是错误率却非常低,这也证实了中国的日语学习者在习得汉字词方面受到了母语—汉语正迁移的影响。因此,教学时可在学习的一开始阶段便多多引入富有知识性和趣味性的材料,以提高学习日语的信心。

(2)语境有助于学生推测汉字词的词义。虽然A、B两组所遇到的汉字词都相同,但B组的错误率却是A组的两倍,可见,在毫无日语基础的情况下,语境也确实可以帮助学生对汉字词的意思进行推测。B组中“形同义近词”中推测错的两个词语,在A组有丰富语境的情况下完全得到了避免。
  (3)“形异义同词”和“形同义异词”比较容易误导学习者,必须重视。“形异义同词”和“形同义异词”在实验中的错误率较高,教师要针对这部分难以推测和容易混淆的词语进行着重讲解。如“形异义同词”中的「今」「本」「上手」这几个汉字词,易被误认为是“今天”、“本子”、“很快学会并操作”之意,可是正确的意思却是“现在”、“书”和“擅长”。“形同义异词”里的词语有「奥さん」「駅」「片道」等,汉语中并无此类词,对应的汉语意思分别为“夫人”、“火车站”、“单程”。在讲授这类词语的时候要将这两种类词的特点告知学生,引导其合理分配时间并自发地摸索汉日两种语言的相“异”之处。


  结语:
  汉语和日语,在通过了长达一千七百多年的语言接触和借用之后,形成了现在的交融形态。笔者将汉语中的常用字和日本语能力测试出题基准所列的汉字词进行了对比和分类,并对每种类型的词语提出了教学建议。依照教学建议,笔者在自己所授课程的班级进行了本次的调查和分析。实验的结论使笔者相信,中国的日语学习者的母语优势是毋庸置疑的,对中国的日语学习者完全可以将日本语能力测试出题基准中收录的汉字词词语分类,进行针对性教学,以达到日语词汇学习上的事半功倍的效果。

日语的内、外和上、下
口語と文語
日语运动词汇
日语竞技科目词汇
日语标记语

日语汉字词教学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