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外语爱好者网站 >> 日语 >> 留学日本 >> 正文

纪录片含泪活着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10-22

一个上海男人告诉你15年能干什么-纪录片含泪活着

含泪活着

 

纪录片含泪活着

《含泪活着》是华人导演张丽玲执导,丁尚彪、陈忻星等参与演出的纪录片。 影片讲述了主人公丁尚彪,在35岁时告别妻子和女儿,满怀憧憬,从上海到日本留学后,一家三口的命运发生的一波三折的故事。 《含泪活着》创富士电视台历史记录,改变了许多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误解和偏见,继《小留学生》之后再次荣获“日本放送文化基金奖”纪录片大奖。

原标题:含泪活着,上海一家三口的惊人奋斗史,震撼整个日本!

付出绝不是随便出点力那么简单。有时候,付出意味着整整一生。下文中的父亲,连朱镕基也曾给出评价:“深受感动”。

纪录片含泪活着 

这是上海的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

父亲丁尚彪

丁尚彪 

母亲陈忻星

女儿丁琳

1996-2005年,华人导演张丽玲耗时十年之久

记录下这一家三口的聚散离合

制作成一部名为《含泪活着》的纪录片

这部纪录片创富士电视台历史记录

改变了许多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误解和偏见

荣获“日本放送文化基金奖”纪录片大奖

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访问日本时

曾给与了这样的评价

“我看了这部纪录片后,深受感动。”

一名普通的日本大学生意外地“发现”了它后

投资帮助《含泪活着》走进电影院

上映后,几乎场场爆满

影院大厅里

《含泪活着》影片海报旁贴满了日本观众的观后感

含泪活着观后感 

含着泪看完《含泪活着》,这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影片!

无论是谁,看了这部作品,都无法不为之动容。

咬紧牙关的坚强父亲,是真正男人。

片中有许多我们日本人已忘却或失去的美德。盼主人公一家幸福!

这究竟是怎样的三口之家?

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让这么多日本人为之感动?

父亲:丁尚彪

丁尚彪 

丁尚彪出生于上海

初中毕业后作为知青下乡到了安徽农村

后来回到上海

发现自己年纪已大

没有半点技能

成了上海的底层人

想为家人提供更好生活的他

决定去日本读书深造

1989年

已经35岁的他揣着借来的42万日元学费

去了日本

就读于北海道偏远山区的一所语言学校

初到日本 

学校附近是一个废弃了的煤矿

人烟稀少

一年有半年因寒冷封山

连当地的人都说

“我不知道当时中国是什么情况

可要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生活下去也实在是困难”

 

丁尚彪逃离北海道

来到了东京

因签证过期

成了黑户口

来日本几年后

他改变了目标

放弃了之前念大学的想法

而是决定好好赚钱

全力栽培女儿

一个人打数份工

每天清晨就出门工作

到凌晨末班车都没有了

才步行下班回家

为了省钱

住的是最便宜的不带浴室的单人房

每天回家后

就用一个塑料布围起来洗澡

 

这样的生活

一过就是7年

丁尚彪是黑户口

不能回国

因为一旦回国就意味着不能再来日本

 

于此同时还受到家人的质疑

以为他在这边过得很好

有了新的家庭

直到拍摄人员去到他的家中

将他的生活放给妻女看

误会才消除

女儿顺利考上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后

他干得比以前还多

以此支持女儿留学的学费和生活

 

 

 

 

 

 

 

为防止失业

他一口气考了五个专业技术资格证书

就这样

又做了7年

 

如此拼命打工

只是为了有能力培养自己的孩子

堂堂正正做人

 

 

才四十出头的丁尚彪

因为常年的辛勤劳作

一口牙齿稀稀松松

掉了好多

 

在日15年

他总共和妻女见过一次面

和女儿的见面是去日本的第8年

女儿考上美国的大学

作为中转站

可以在日本逗留24小时

丁尚彪却不能去机场接机

因为去机场要用身份证

他们相约在一个“日暮里”的站点碰面

 

两父女有些生疏

丁尚彪离开上海时女儿才读小学

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

两人说着简单的话

“长高了,头发怎么白了”

“你要好好减肥了”

“用不着减肥”

“你开双眼皮了”

“你不讲,不要让别人知道,这段等下减掉”

两父女相处不过十几个小时

分别的时刻已悄悄来临

父女在地铁上各自无言

丁尚彪在机场的前一站必须下车

父女一窗之隔

都哭得一塌糊涂

丁尚彪与女儿 

 

 

和妻子的见面是去日本的第13年

妻子去美国探望女儿

中间可以停留日本72小时

去接妻子的地铁上

丁尚彪亲自策划了路线

要陪妻子出去逛逛

 

丁尚彪与妻子 

 

 

见到妻子后

目不转睛地微笑看着妻子

眼神中都是满满的爱意

 

 

但离别很快来临

他依然只能送到机场前一站就下车

和当初送女儿时一样

丁尚彪与妻子在车站 

这15年

支撑他熬过来的信念

是墙上贴着的这张女儿的照片

 

他说

“就像赛跑一样,

这个接力棒我已经拿了这么远,

我的目标是把这个接力棒最后交给女儿。”

母亲:陈忻星

陈忻星出生于上海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

在下乡的时候与丁尚彪相恋

[1] [2] 下一页

没有相关文章

纪录片含泪活着:http://www.ryedu.net/ry/liuxueriben/201610/52412.html